Search

小酒造,大輸出- 李白

島根縣松江市不是香港人熱門旅遊目的地,但那裡就有一個中國人和香港人都不陌生的清酒銘柄:「李白」。

李白酒造的國際視野相信比不少酒造走得更前,原來其海外輸出比例已有百分之三十,在3月推出的《dancyu》日本酒特集的調查中打入十大,成績不錯。


詩仙李白熱愛喝酒,同時又寫得好詩,杜甫也曾寫道:「李白一斗詩百篇」,由此可見李白就是愛酒之人的代表,加上「李白」兩個字易寫易記,很快打進飲家腦海。於大正至昭和期間兩任首相的若槻礼次郎就是島根縣松江市出身,現在酒標上的「李白」二字就是由他揮毫,而酒造名稱也在1993年由「田中酒造」改為「李白酒造」,現時社長田中裕一郎只是三十來歲,員工也十分年輕。

傳統酒造很多只有一幢建築物,李白則擁有幾幢分布於十字路口附近的建築物,規模不小。酒造的小貨車常常穿梭往來,加上來自外縣的大卡車、運米的堆高車等,熱鬧非常。


一般人到訪的客人,通常以他們的商店為主,真正酒藏見學就要到隔鄰的三層高大樓,雖然略受年代風霜,仍然很顯眼。大樓沒有電梯,藏人要穿梭幾層樓梯,當中不乏年過七十的社員,但大家都每天精神地跑上跑落。


三樓是洗米、蒸米、放冷、浸米、製麴、製酒母的集中地,酒造內一般的機器也齊備,例如半自動洗米機、放冷機、半自動製麴機,不過米原料處理都以人手為主,因為他們相信愈多人手的參與,造的酒就更細致,尤其是製作參加全國比賽的酒,更加要小規模全人手釀製。

麴室呈倒U形,一邊放置麴蓋,中心位置則是半自動製麴機,另一邊則是可量度重量、以合成物料製成的床(即大桌子)。床有凹陷的地方放米,上面可以蓋上有手把的大蓋子,方便之餘也能讓麴菌穩定地生長。自動製麴機則為較基本的酒款而設,有溫度調節,減輕藏人工作。


三樓有幾個房間,分別是酒母室和放冷室,近乎密封的環境冷氣長開,提供低溫環境讓產酒更細致。它們的酒母全是高溫糖化酒母,酒母的溫度只會不斷被向下調節(從55度左右至15度),而非速釀酒母的「之」字形上落,這方法令產酒更清新,同時又能減輕人力。放冷室擺放米麴和掛米,之後再加入酒母或酒醪,這裡的冷氣更冷,幾分鐘便叫人難以忍受。


Text: Benny Lee

©2018 Asobi By Clink

版權所有,未經授權,不得轉載。